調查:“忽視”才是影響兒童心理健康的最大暴力

編輯:DingDing 瀏覽:740次 2019-03-04 13:35:56 來源:央視網

調查:“忽視”才是影響兒童心理健康的最大暴力

在對1511名兒童問卷調查后,中國科學院心理研究所研究員、中國心理學會副秘書長劉正奎得出一個較為驚人的結論:針對兒童的四大暴力行為——“身體虐待”“情感虐待”“性虐待”和“忽視(一種冷暴力)”中,“忽視”對兒童心理健康影響最大。

數據顯示,“身體虐待”“情感虐待”“性虐待”和“忽視”四大暴力行為對抑郁的預測結果β值(一種統計指數——記者注)分別為0.17、0.14、0.06和0.37,對焦慮的預測結果β值分別為0.19、0.15、0.02和0.30,均表明“忽視”導致兒童抑郁、焦慮的可能最大。

劉正奎將這一結果收錄至《中國國民心理健康發展報告(2017~2018)》一書中,后者是我國第一部心理健康藍皮書。近日,在該書的首發儀式上,有關兒童心理健康的調查結果隨之公布。

占比66.4%!男生更容易遭受身體暴力和精神暴力

按照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規定,兒童保護是指反對針對兒童的暴力,即“保護兒童免受虐待、忽視、剝削及暴力的傷害”,不過根據學界此前的研究,兒童暴力已成為世界范圍內嚴重的公共衛生問題和社會問題。

我國兒童暴力事件發生率也較高。2008年和2009年,針對廣州青少年的一項調查表明,“在過去的6個月里,有23.2%、15.1%和2.8%的青少年遭受了輕微、嚴重和非常嚴重的身體虐待。0.6%遭受過性虐待。相當一部分兒童遭遇了多重虐待。”

劉正奎說,兒童虐待對兒童的生理和心理健康有短期和長期的不利影響。為深入了解我國偏遠及貧困地區兒童保護及救助系統的現狀,他帶領研究團隊,主要對來自四川兩縣、陜西兩縣的1511名兒童,通過問卷調查以及焦點小組訪談形式,從兒童及兒童保護相關的責任主體等多個層面展開,了解兒童遭受的暴力現狀及其與心理健康的關系。

除了發現“忽視”這個比“身體虐待”“情感虐待”“性虐待”可能還要“強悍”的暴力兇手,研究團隊還發現,在遭受暴力的兒童中,男生占比66.4%,女生占比33.6%,男生更容易遭受身體暴力和精神暴力。

不過,在性暴力情境中,男女生心理健康并未表現出性別差異。暴力行為和子女個數似乎也沒有顯著性影響。調查發現,獨生子女和兩個子女家庭中的兒童遭受精神暴力的比例較高,而子女數在3個及以上的家庭中,遭受身體暴力兒童的比例也較高。

相比之下,留守情況的影響就比較大了。調查表明,父親在外的兒童更容易遭受身體暴力。

科研人員針對兒童的訪談發現,校園欺凌事件較為頻繁,如向弱小者索要錢財、寄宿學生間的矛盾沖突、言語暴力等,家庭暴力各地也均有報告。

16.5%~29.1%兒童選擇獨自承受暴力

與此同時,科研人員也關注到另一個問題,即遇到危險和暴力時兒童的求助對象。

對不同地區而言,在53.8%~67.0%的兒童看來,家人是他們遇到危險情況時的首要求助對象,而將老師、同學或朋友作為首要求助對象的兒童,其比例分別為3.2%和15.6%,還有24.7%的兒童在遇到危險情況時選擇自己解決。

研究人員認為,對于多數兒童來說,家人是給予他們支持和安全保護的主要來源。

當問及一旦遭遇暴力情況,誰是兒童最先想要求助的對象時,選擇向親戚朋友求助這一選項的比例,在4個調研地均為最高。除了親戚朋友,老師或學校領導在各個地區的兒童中的報告比例也相對較高,但各地區仍有16.5%~29.1%的兒童選擇自己一個人承受,選擇報警求助的方式比例相對較低。

劉正奎說,原因可能是來自家庭與學校的教育讓兒童更多情況下是求助于家長、老師以及親戚朋友,或者是兒童主觀認為自己遭受的暴力傷害并沒有嚴重到報警的程度。

科研人員進一步分析表明,當遭受暴力時,兒童的通常做法也不盡相同。比如,父親或母親一方外出務工的兒童,在遭受暴力時“求助自己”的比例,高于父母都在本地工作的兒童。而父母都在外的兒童,遭遇暴力時求助親戚朋友的比例較低,求助教師的比例則較高。

劉正奎說,這可能是在遇到暴力時,父母是孩子最好的求助對象,能夠給予孩子最好的庇護,而父母均外出務工的兒童,只能向教師尋求幫助,甚至更多地只能一個人忍受,不告訴任何人。

科研人員分析“遭遇暴力時采取不同做法的兒童的心理狀況”,結果發現,遭遇暴力時選擇不同求助對象的兒童在焦慮、抑郁、心理韌性上的得分存在顯著差異,遭遇暴力時選擇一個人承受的兒童在焦慮、抑郁上的得分最高,在心理韌性上的得分最低。

“也因此,作為兒童的監護人或老師,在兒童遭遇暴力侵害時要有能力及時給予兒童關注和支持,避免長時間的壓抑給兒童帶來嚴重的心理創傷。”劉正奎說。

10.1%兒童沒有免遭暴力的信息渠道

科研人員針對家長和老師訪談發現,對暴力的定義不夠明確,多數家長和老師認為,對孩子、學生的懲罰均屬于正常的教育手段,而并未上升到暴力層面,另外,兒童之間或成人對兒童的恐嚇、家長的疏忽照顧、家庭暴力仍存在;針對社區管理者的訪談則發現,未發生過重大兒童保護事件,但多數社區工作人員認為兒童在家里遭受身體暴力和精神暴力的現象較為普遍。

在獲得保護自己免遭暴力信息的相關渠道方面,有64.5%的兒童認為可通過老師或學校宣傳獲得,有51.0%的兒童認為可通過家長或社區宣傳獲得,有39.1%的兒童認為可通過各種報刊書籍獲得,有33.2%的兒童認為可通過網絡電視獲得,不過,仍有10.0%的兒童認為沒有相關渠道獲得信息,另有3.8%的兒童通過其他渠道獲得相關信息。

這表明,老師或學校宣傳、家長或社區宣傳是兒童獲得保護自己免遭暴力的主要信息來源渠道。劉正奎說,也因此,家庭和學校非常有必要掌握正確的兒童自我保護信息并向兒童傳授。

科研人員進一步分析發現,有151名兒童認為沒有學習保護自己免遭暴力的信息渠道,這占受訪兒童總數的10.1%。

他們的具體特征為:男生87人,占男生總數的10.9%,女生64人,占女生總數的9.2%;非寄宿兒童134人,占非寄宿生總數的1.1%,寄宿兒童16人,占寄宿生總數的5.7%,非寄宿兒童占比高于寄宿兒童;“全留守兒童”即父母都在外打工的12人,占全留守兒童總數的10.0%,“單留守兒童”51人(母親在外5人,父親在外46人),占單留守兒童總數的12.0%,非留守兒童87人,占非留守兒童總數的9.3%,單留守兒童占比相對較高。

“這說明留守兒童的心理健康更需關注!”劉正奎說。

收錄到這部藍皮書里的,還有一個針對農村留守和流動兒童心理健康的調研結果,結果發現,流動兒童和留守兒童的焦慮、抑郁和孤獨感水平顯著高于普通兒童;普通兒童的親社會性、同伴友誼質量、自尊、心理彈性和自我效能感得分,均顯著高于流動和留守兒童。

這份調查同樣出自劉正奎研究團隊。該團隊于2013~2015年采用隨機抽樣法,對華北、華東、東北、華南、華中、西北、西南7個地區近兩萬名兒童(9~18歲)進行了問卷調查。

數據分析結果表明,流動和留守兒童同普通兒童一樣,有關社會性、自我和學業方面的指標與情緒性指標呈負相關關系;分析顯示,親社會傾向、友誼質量、自尊、心理彈性和自我效能感,能夠顯著預測個體的焦慮、抑郁和孤獨感水平,其中自尊對于心理健康情緒性指標的預測力度最大。

劉正奎說,這提示人們可以通過提高個體的親社會傾向、同伴友誼質量心理彈性、學習自我效能感水平,尤其是提高個體自尊水平,來降低個體的焦慮抑郁和孤獨感水平,從而提升流動兒童和留守兒童的心理健康水平。

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 邱晨輝返回品博網首頁>>

打印
繁體
投稿
關閉
返回頂部
泰坦尼克号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