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部公布競賽“白名單”:義務教育“四大杯賽”全退出

編輯:DingDing 瀏覽:557次 2019-03-25 09:22:09 來源:騰訊教育

教育部公布競賽“白名單”:義務教育“四大杯賽”全退出

北京頭條客戶端3月24日消息 截至3月23日,教育部公示《2019年度面向中小學生的全國性競賽活動名單》已過去整整兩個月。這份只包含了32項全國競賽的“白名單”一經公布,就在中小學生競賽圈和培訓圈中引發“地震”。因為按照教育部規定,這份“白名單”每年動態調整一次,“白名單”以外面向中小學生的所謂全國性競賽活動均不合規,教育部將通過調研、巡查、接受舉報等方式強化對競賽活動的監督檢查,對違規舉辦的將嚴肅處理。“白名單”公布后不到兩個月時間,北京青年報記者發現,那些沒進入名單的競賽,有的已經宣布停辦,有的被迫“縮小戰場”,有的則被迫轉型以尋求新的發展空間,而曾在民間大名鼎鼎的中小學數學“四大杯賽”——“迎春杯”“希望杯”“華羅庚金杯”“走美杯”,三個已經停辦,一個僅面向高中生。

“迎春杯”“走美杯”放棄申請“開白”

作為一項有著30多年悠久歷史的數學競賽,“迎春杯”始于1984年,開始是由當時的北京市教育局主辦、北京市數學會協辦、中小學數學教學報承辦,初衷是激發中小學生學習數學的興趣,發現優秀的數學特長生。但是1998年,北京市開始實行小學免試就近升入初中的政策,但據一些媒體報道,一些重點初中對在“迎春杯”等數學競賽中獲得好成績的學生給予了格外關注,因此一些培訓機構開始把各種杯賽宣傳成“點招”的砝碼。在涉嫌“變味”點招的背景下,2001年,“迎春杯”數學競賽更名為“迎春杯數學科普日活動”,后來與北京市教育主管部門脫鉤,逐步變成了社會培訓機構的賽事,但依然擋不住大批家長給孩子報名參賽,2001年報名者多達4萬余人,影響力擴大到全國多個城市。在網上搜索關鍵詞“迎春杯”,仍能搜出大批用各種杯賽成績參加小升初“點招”的所謂攻略,大多出自培訓機構,真實性難以考證。

北青報記者從“迎春杯數學科普日活動”主辦方了解到,他們早在2018年底就收到了北京市教委的通知,從2019年起迎春杯正式停辦,因此根本沒有參加今年初教育部“白名單”的申報。類似這樣“主動放棄”的賽事還有俗稱“走美杯”的“走進美妙數學花園競賽”,據主辦方中國少年科學院表示,他們也沒參加申報,團隊工作人員都已經離職了。

“希望杯”縮小戰場

北青報記者注意到,教育部“白名單”上的競賽分三類:科技創新類、藝術體育類、學科類,其中學科類的15項賽事全部只面向高中生——這與教育部此前給義務教育階段學生減負的精神一致。而這15項賽事中有一些以前也是向小學、初中生開放的,現在面臨“縮小戰場”的變革,“希望杯”全國數學邀請賽是其中典型的一個。

“希望杯”比“迎春杯”和“走美杯”幸運,進入了今年的“白名單”,但原本面向小學、初中、高中生的比賽今年只能面向高中生了,其主辦方是中國國際文化交流中心和《數理天地》雜志社。昨天,北青報記者以家長身份致電“希望杯”辦公室。一位工作人員表示,面對小學、初中的競賽沒有了,其他活動請家長關注官網通知。“可能有一些其他活動會安排在暑假,但比賽肯定沒有了。”對于“希望杯”面向小學、初中生是永遠取消還是暫時取消的問題,這位工作人員表示:“根據教育部的批文,目前只批準了高中部。這個是一年一申報,具體2020年什么情況還不太清楚。”根據官網消息,這項競賽也歷史悠久,創辦于1990年,2003年起開始舉辦小學希望杯,覆蓋全國的參賽人數累計超過3000萬。

“北大培文杯”轉型為“寫作大會”

在那些沒進入今年“白名單”的賽事中,有一些創辦歷史較長或較受歡迎的賽事還沒有放棄,正在努力轉型,以尋求繼續發展的機會。“北大培文杯”就是其中一個,這個往年的”全國青少年創意寫作大賽“近日剛宣布更名為“寫作大會”,開啟今年的新一屆活動。

“北大培文杯”創辦于2014年,強調開放的寫作方式,面向小、初、高學生進行。今年1月底,其組委會在官網宣布今年第六屆“北大培文杯”延期啟動,表示由于沒有進入今年教育部“白名單”,“為貫徹落實《教育部辦公廳印發〈關于面向中小學生的全國性競賽活動管理辦法(試行)〉的通知》,大賽組委會臨時決定延期開賽,并積極準備3月繼續申報。”但是3月21日,其官網又宣布今年第六屆“北大培文杯”正式啟動,只是名稱變成了“寫作大會”。組委會的負責人告訴北青報記者,他們的比賽去年收到初選作品40多萬份,以高中生為主,有的學生從首屆以來年年參賽。今年延期的消息一出,很多學生和家長來詢問。為了讓活動能繼續辦下去,他們今年對活動做了一些調整:參與對象擴大到所有全日制在校學生,從小學到大學研究生;全流程公益化,不收取任何費用;今年改為“網絡初選”和“現場總決選”兩輪制選拔規則;不進學校宣傳。這位負責人強調,他們的比賽從未和招生捆綁,“我們對外宣傳和接受家長咨詢的時候從未提過招生的事,網上把我們和高校自主招生掛鉤都是培訓機構設計出來的。”他說。

同樣在求生存的還有“華羅庚金杯”少年數學邀請賽,由于面向小學、初中生也沒進入教育部“白名單”。組委會表示可能會在公示期內與教育部進行溝通,準備3月再次申報。文/本報記者雷嘉武文娟

市場反應

叫停學科競賽培訓,競賽老師“待業”

在學科競賽大幅縮減和嚴格控制的背景下,這一沖擊波也迅速波及了培訓機構。培訓機構中涉及競賽,以及為競賽生服務的課內知識“超前學”班,也都紛紛緊急叫停。一家專門針對競賽培養的培訓機構——質心教育,目前也已暫停所有競賽培訓的線下課程。

作為非傳統“綜合型”的課外培訓機構,質心教育是一家專門面向數理化生的競賽培訓機構。該機構在學生競賽圈中一直享有名氣,并受到家長們的推崇。

而在今年2月的時候,質心教育的線下課程暫停,機構甚至組織外地前來培訓的學生陸續返鄉,網站掛出公告表示:“為了全力配合有關部門的整改要求,質心網站、app進行調整,展開自檢自查活動。”包括春季學期、暑期的課程全部停班,只保留線上的網課。線上仍在開設的課程,包括“數學競賽”“數學火箭班”“物理火箭班”“生物初賽真題刷題班”等,上周這些“網班”陸續開班。

“確實受到這波整頓的影響,必須強制關班了。我也是沒有辦法了,所以只好離開了,因為這些課就不能教了。”一位專門致力于競賽教學的知名培訓機構教師透露,她在3月初選擇了離職,“明令要求我們不可以辦,不能教競賽,也不能教超前課程,一律不可以開。”

這位老師還透露,私下家長們找競賽老師攢的培訓小“班組”在這輪校外培訓機構的嚴打中,老師們也不敢再開,“我現在就呆著,也不知道要干啥。先等一等吧,等等政策看有沒變化。畢竟政策剛出來,現在家長們也還處于觀望的狀態,所以只能等等。”

校內競賽退熱,競賽生“驟減”

在今年對學科類競賽的大力整頓下,面向小學、初中生的迎春杯、華數杯等杯賽停辦,小學校園內的競賽熱也受到了較大的沖擊。一位朝陽區五年級學生向北青報記者透露,他從小學一年級開始學習奧數,目前已經學習了四年之久,得過“華羅庚金杯賽”和“迎春杯”的二等獎和三等獎。“我們班有至少10多位同學都在學習奧數,今年這些杯賽都取消了,光這學期就有至少兩三位同學從培訓機構的奧數班‘退學’了。”這位學生表示自己還在堅持學奧數,原因僅是出于興趣,“我因為本來就喜歡學數學,對我的算術和思維能力特別有幫助,所以我堅持下來了。”

“主要受影響的是小學畢業生。以前拿著迎春杯一等獎和華杯賽一等獎,有不少初中都認。今年很多小學生家長表示迷茫。”一位頂尖中學資深數學競賽教師透露。該老師分析說,除了小學競賽退熱,由于初中競賽的取消,學生們學習競賽的動力也受到了影響,這一群體數量將縮減。

“對于我們競賽生來說,肯定是有比較大影響的。”海淀一位常年參與競賽的中學生表示,在各項競賽停辦,以及自主招生政策的聯動變化,即學科聯賽的二三等獎不再起作用等背景下,選擇競賽這條路徑的學生成為最大的波及群體,“我們競賽生是比較特殊的學生群體,對于大家而言,基本假期無休,即便是春節。大家這樣做都是為了在升學中獲得先發優勢,尤其是最后的高招。所以,這個影響確實比較大,至少今后不具備頂尖競賽實力的‘陪跑’型選手,會少很多。”

對話:“競賽整體水平有所下降,但不影響頂尖實力”

(對話人:海淀某頂尖中學數學競賽教師唐老師 競賽教授經驗18年)

北青報:網上一直熱議的近幾次我國學生在國際賽事上成績下滑,是否和這次奧數及相關杯賽的整頓有關聯?

唐老師:學科競賽水平的下滑,不能僅僅靠最近幾次國際比賽的成績來證明。我個人覺得下滑這個詞有點危言聳聽,略有下降可能有一點。因為確實水平的下降和參與學生人數是直接相關的。水漲船高,所以整體實力肯定會下降。但是作為最尖端的那幾個同學,在這波整頓下,對他們的實力影響其實不大。

北青報:對于競賽活動的大幅壓減,您怎么看?

唐老師:社會上確實存在許多不規范的競賽和評比,而且我也聽過這里面有些比賽是可以直接花錢買一等獎的,像這樣的比賽理應取締。另一方面,即使規范的競賽,教委也應該加強監督,否則也會成為滋生腐敗的溫床。作為一名教育者,我很理解教育部門砍掉一些競賽的做法,砍掉一些亂七八糟的競賽,對學生沒啥影響,我是支持的。

北青報:在這個規范的過程中,您覺得保留和不保留哪些賽事,怎么來衡量更合理?

唐老師:矯枉就必須過正,否則就不能矯枉。但是一刀切的做法肯定是不合適的,一刀切還是有不作為或者是懶作為的嫌疑。最好的做法是,經過嚴格的調查,砍掉一些不規范的競賽,并且是教育部門認可的競賽,但這個方案執行起來很有難度。

北青報:從學校層面來說,對于師生有什么影響?

唐老師:對于搞競賽的學生肯定是有影響的。不得不承認,更多學生和家長是出于功利的目的來搞競賽的,所以教育部門在制定政策時需要更加小心。但是作為帶競賽的老師,我們更看重學生對該學科的興趣和學習的動力。沒了初中競賽后,初中競賽帶隊老師會受點影響,工作不好衡量了。對孩子們來說,學習動力可能受點影響。其實,初中競賽的獲獎在北京沒有什么本質意義,也幾乎沒有高中會看初中聯賽的成績而招生。在初中搞競賽,更多的意義是為高中打基礎。如果初中不學,高中就很難了。返回品博網首頁>>

打印
繁體
投稿
關閉
返回頂部
泰坦尼克号怎么玩